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大刁民 >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将来很厉害的孩子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将来很厉害的孩子

大刁民 |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9-04-02 12:1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七十二座雪峰横卧在两大文明古国之间,一场风雪初霁,蔚蓝的天空万里无云,清冷的阳光照射在松软的雪面上,却无法让人感受到的暖意。轻风拂过,吹散了些许雪沫,带着高原特有的气息,散向遥远的山脚。
    风停了,雪面微微颤动了起来,而后随着一声轻微的咆哮,一只毛茸茸的硕大脑袋从雪地里探了出来,黝黑的鼻孔呼吸着高原上稀薄的空气,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吃力。那只大脑袋转动了一下,似乎没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事物,灵动的小眼睛里竟露出一丝焦急,而后整个身子奋力地从雪地里涌了出来,竟是一头体型巨大通体白毛的大白熊。
    黑色的鼻头嗅着空气中的气味,依旧没能找到自己熟悉的味道,那轻微的咆哮便很快变成了吼声,不过吼声却在某个瞬间戛然而止。山峰处,一道白色身影飘然而下,另一道身影则是穿着深红色喇嘛袍的少年,他便不似前方的女子那般飘逸洒脱,而是一步一个脚印,但每一步之间却相距数丈的距离,虽方式不同,两人自山顶下的速度却不相上下,不多时便到了那白熊的跟前。
    闻到熟悉无比的气味,白熊自然是欢喜的,撒开四肢,轰隆隆地扑向那一身红衣的少年喇嘛,若是旁人,早就被吓得魂飞魄散,但少年喇嘛非但不惧,相反捏花一笑,伸手在那大白熊的毛茸脑袋上用力地摩娑了两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夭夭姐,你看它是不是通灵了?”
    那一身白衣的女子嫣然笑道:“它本就比昆仑山里的那些畜生们要聪明许多,又跟着你在大雪山的结界里生活了许久,比普通生物要聪慧和通人性些,也是应当的!”说着话,女子便下意识地去摸自己已经隆起有了六、七个月的小腹。
    少年喇嘛看到这一幕,嘻嘻笑道:“姐,云道哥要是知道你马上又要给他添个宝宝了,肯定很高兴!”
    蔡家大菩萨微微一笑:“这个小家伙可比凤驹和点点要辛苦多了!”
    十力嘉措将手中的经桶塞进怀里,搂着白熊硕大的脑袋道:“姐,肚子里的这位将来可不得了……”
    蔡桃夭笑着瞪了少年喇嘛一眼:“莫要再泄露天机了,否则你云道知道了,又得要说你了!现在长大了,屁股他是揍不动了,但要是被他罚你不许跟张小蛮见面,那岂不糟糕?”
    十力嘉措嘿嘿笑着挠头:“姐,我是说真的,小家伙还在肚子里就跟着你一起进了雪山护国圣地,一路斩杀了多少魑魅魍魉,他可是耳濡目染呢!”
    蔡桃夭苦笑一声道:“我是在我发现怀了老三之前!”她举目远眺,这是七十二座雪峰里次高的一座山峰,远处隔了几道低矮的山峰,便是那圣地中的最高峰,也是传说中的梵天闭关地。她看着远方的雪峰,喃喃自语道:“可惜啊,这一次是上不去了!”
    十力嘉措笑道:“夭夭姐,毗湿奴都被你打残了,所以不可惜。”
    蔡桃夭还是叹息一声:“总真趁着自己还在的时候,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多做些事情,也好让后面的孩子们都轻松些。只断了他三臂一眼,终究还是没能逼得毗湿奴也提前换代……不过,留着他也不是坏事,一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留在他们这边终究是对我们华夏有利的。”
    十力嘉措微微闭眼凝神,听风不语,而后徒然睁眼:“云道哥……”
    蔡桃夭看向遥远的东南方向:“早就知道会走到这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之快!”
    十力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云道哥自己也说了,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似乎是听十力提到“马”,身边的大白熊撒娇般地将大脑袋凑到十力怀里,似乎是在说,它自己要比马儿厉害得多!
    十力轻笑着抚了抚它的脑袋,说了声“稍安勿躁”,便继续对一脸忧色的蔡桃夭道:“夭夭姐,你是不是觉得云道哥不应该离开华夏?”
    蔡桃夭长长叹息一声,随即笑道:“我是一个女人,嫁夫随夫,而且我的男人是那样的优秀,不管他做什么,我相信都能干出一番成绩来。我只是为了那些曾经他治下的百姓而感慨,不过也许这就是命啊,命里注定了,你云道哥要去去承受那些常人所不能承受的压力和重担。你疯妞儿姐说,公公那边有一个庞大的‘帝国’等着他去继承,十力,如今他该是用人之际,你是不是该去找他了?”
    十力轻轻拍了拍大白熊的脑袋,叹息一声道:“还早了些,我现在能帮上忙的地方太少了,再等一等,大长老说了,有些东西我还需要几年的时间消化一下,等消化得差不多了,我便下山去找云道哥!”
    一身白衣的女子将手放在大白熊的脑门子中间,跟十力还敢撒娇的大白熊看到这位女菩萨,是连大气都不敢说,只能乖乖地匍匐在她的面前,如同觐见那俗世间母仪天下的后。
    美国纽约,一场万人演唱会刚刚落幕,无数从全球各地飞到这里来看演唱会的粉丝们在落幕后迟迟不肯离去,大声呼喊着他们心目中的偶像的名字。
    褒姒褒姒——万人的齐声呼喊,让这夜的纽约城在霓虹灯下变得是那样的兴奋和燥动,只是,谁也不知道,一辆黑色的防弹的加长凯迪拉克将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齐褒姒接走了,在漫天的小雪中,歌迷们的热情呼喝声越来越远。
    “太迷人了!”被郑莺莺搂在怀里的点点有些兴奋地看着齐褒姒,“媛妈妈,你今晚好漂亮!”演唱会的时候,郑莺莺就带着两个孩子坐在VIP的包厢里,演唱会快要结束的时候,小歌迷点点根本就不肯走,还是凤驹将妹妹一把抱起,回到了车内,此时看到刚刚在舞台上魅力四射的齐褒姒,小家伙又再次兴奋起来,“哦哦,做我的周幽王……”
    稚嫩的歌声逗得一车人都笑了起来,齐褒姒将点点抱着坐在自己的腿上,笑着道:“点点,这首歌好听吗?这可是媛妈妈亲自给爸爸的呢!”
    小家伙拼命点头:“嗯嗯嗯,好听好听!特别好听,怪不得我觉得这首歌这么亲切呢,原来是媛妈妈写给爸爸的!太好听了!媛妈妈,你晚上教我和哥哥学这首歌好不好?”
    齐褒姒本想说好,却转念想到身边正在修着闭口禅的凤驹:“晚上媛媛单独为你们兄妹俩表演好不好?”
    郑莺莺将点点接了过去,微笑道:“齐小姐,您也累了好几天了,先回去休息一下吧!阮小姐本来说是要回来的,但是好像那边又出了些事情,她被拖住继续谈判了。”
    齐褒姒笑道:“没事,我待会儿给她发条微信,这几天莺姐您也休息一下,我来带孩子。反正开完这次演唱会了,玲姐答应让我休整上十天半个月。”
    郑莺莺笑道:“这怎么行,齐小姐你难得休息……”
    齐褒姒笑着将身边的凤驹也搂住怀里道:“不都是一家人嘛……”
    郑莺莺笑了起来:“对对对,一家人,师叔好福气哟,不知道我家天狼什么时候才能……”
    话未落音,手机响了起来,郑莺莺接通后听了几秒便脸色大变:“啊?什么时候的事情?……师叔怎么能只身去救他呢……这……这如何是好……好的好的,阮小姐您放心,我知道了……我把电话给齐小姐……”说着,她将手机交给齐褒姒,小声道,“是阮小姐从那边打来的,有重要事情要跟你商量。”
    齐褒姒疑惑地接过电话:“喂,钰钰,是我!”
    电话那头的阮钰深吸了口气道:“待会儿你可能会接到国内来的电话,说云道出事了,你什么都不要管,什么都不要相信,一切等我回来再说!另外,照顾好两个孩子,不要让他们知道任何消息!”说着,不等齐褒姒反应过来,那边便挂断了电话。
    齐褒姒正把手机交还给郑莺莺,自己的手机便突然震动了起来,屏幕显示是经纪人白玲打来的。
    “玲姐,我跟莺姐他们先走了,剩下的事情……”
    “媛媛,你堂哥刚刚打来电话,问我你在美国的联系方式,我把号码给他了,他有事情要给你说。”
    “南山?”齐褒姒微微有些困惑,因为涉黑的缘故,所以一般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齐南山自己是不会主动给她打电话的,但转念一想,应该是过年的缘故吧,家人之间打个电话拜个年也是正常的。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玲姐!”
    “媛媛,你一定要坚强!就说到这儿,这边歌迷们还不肯散,我先去忙了,回头我来家里找你!”
    说着,白玲也挂了电话。但手机很快又响起来,果然是国内的电话。
    “喂,是媛媛吗?”齐南山带着鲁南口音的深沉嗓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